当前位置: 主页 > 管家婆透密 > 内容

热门内容

女孩得白血病化疗掉光头发 闺蜜剃光头陪伴治疗

时间:2017-09-25 02:59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23岁的燕子来自贵州大山里,比燕子小3岁的露露则家在重庆。她们在重庆一所商业学校有了人生交集,成为闺蜜。

  毕业后两人都在重庆工作,今年3月,燕子不幸得了白血病,露露停下工作全程陪伴治疗。因化疗反应燕子掉头发成光头,为了鼓励闺蜜积极配合治疗,露露毅然决定陪着她,加入光头一族。这是一段怎样的闺中友情?燕子说这是相依为命,露露说永不言弃!紫牛新闻为你讲述这对“光头闺蜜”的故事。

  23岁的燕子来自贵州的大山里。比燕子小3岁的露露,家就在重庆的一个小镇上。2012年,在重庆的一所商业学校,她们的人生有了交集。燕子和露露成了同学,学习服装设计。上学期间,她们虽然相识,但并不熟悉。

  毕业后,露露和燕子以及其他同学都进了重庆一家服装厂,每天的工作就是裁剪衣服。工厂的效益并不好,其他同学相继离开,最后只剩下燕子和露露,此时友谊慢慢建立起来。

  不久,服装厂倒闭,露露和燕子同时离开工厂。露露决定自己摆摊,但生意惨淡,收入很少。而燕子从事美妆行业,工资要比露露多。露露生活拮据时,燕子时常接济她,还经常帮她在生意上出谋划策。在这段经济困难的时间,她们两人互相扶持和陪伴,感情逐渐深厚起来。

  “那时候,虽然经济上很苦,但我们互相帮助,日子过得还是兴高采烈。”回忆起那段苦中有乐的时光,露露脸上荡漾着笑容。

  “后来日子渐渐地好了起来,我开始在街头送外卖,而燕子的收入也有所提高,我们两个人每月还有三四千元的结余。时不时地都会给家里寄钱。”

  今年3月,燕子突然发烧,持续多日,还伴有关节疼痛,后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。得知化疗需要很大一笔资金,“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。”燕子告诉紫牛新闻记者。

  燕子老家远在贵州大山里,家境贫困,下面还有弟弟、妹妹正在读书。燕子知道,家里是指望不上了。

  燕子母亲得知女儿病情之后,赶到重庆,得知需要高昂的治疗费用,这位妈妈沉默了。在选择治疗的方案时,燕子妈妈没有,她提出把燕子接回贵州老家。

  得知这一结果,露露表示反对,“燕子家境那么贫困,谁都知道,回去意味着什么。作为燕子最好的朋友,我又于心何忍!”这时,露露下定决心,一定要拼尽全力,帮助自己的好闺蜜战胜病魔、好好生活下去。

  其实在做这一决定时,露露不是没有犹豫过,“仅凭我一人之力,我能负担得起吗?何况这还是个漫长的过程。”

  好在得到了许多热心人的帮助,“目前一共经历了6次化疗,总共花费18万左右,大多数的治疗费用都是身边的同学、同事还有社会上许许多多的好心人捐助的。”说到这里,露露和燕子同时沉默了下来,可以到她们内心的感激之情。

  选定治疗方案后,露露的生活重心全部放在了燕子身上。平时,露露靠送外卖维持两人的生活,燕子没有生病前,露露生活还算安逸,每个月她还会给自己的父母打一千块钱。燕子生病后,露露瞒着父母,把自己的全部收入都投到燕子的治疗上去。“我都不敢把这事告诉爸妈,这么多天我都一直忍着,甚至连电话都不敢往家里打一个。” 说这话时,露露的情绪明显低落下来。

  与此同时,燕子也拼尽全力与病魔进行。在接受第一期的化疗时,反应非常严重:掉发、胃胀、流很多汗、口腔内长满溃疡。因为血小板太低,她连下床这样简单的动作都做不了。露露回忆起有一次燕子想要下床,直接就晕倒在地上,这样的情况一生了三次。露露说:“我感觉自己的心跳也停了三次。”

  20多天的时间里,露露停下工作,24小时守在医院,照顾燕子,遵从医嘱给燕子吃药、擦身、打水、喂饭、洗衣,晚上每两个小时就要起床一次察看燕子的情况。

  说起那段痛苦的治疗过程,燕子说:“如果没有露露在身边陪我,我真不敢想象我能度过那道关。我不想就这么死了,能活下去多好啊。”

  虽然治疗过程痛苦而曲折,但两个勇敢的年轻女孩咬牙了下来。经过六次化疗后,燕子的病情得到了有效控制。

  治疗过程中,时常面临一个不大不小的难题:化疗后掉光头发,对于爱孩来说,光头会面临很大心理压力,燕子十分难过。“我就说那我陪你剃,我原本开个玩笑,她就说行,然后就这样剃了。”

  对于露露不离不弃的照料,燕子说:“现在,我好像除了说谢谢,其他的也做不了什么,我觉得我们会是比有血缘关系更亲近的姐妹,要做一辈子的。”

  “现在感觉挺好的,跟生病之前好像也没什么区别。”病情稳定下来的燕子对记者高兴地说。

  远在重庆的露露和燕子在视频通话中向记者展示了她们租住的小屋,记者看到,房间大概10平方左右,家具陈设简单,只有一张床、一张桌子和一个衣柜。“房租每月650块,还包括水电,厨房和卫生间是公用的。”说起这些,她们好像并没有什么不满足的。

  生病之后,燕子无法工作,除了每月10天化疗的时间住在医院里,其余的时间,她都只能待在这间屋子里,吃药休息。

  露露每天的作息很有规律,早上8点起床,给燕子做好早餐,之后出门送外卖。到中午一点回来给燕子做饭,吃过饭之后,继续送外卖。到晚上六七点钟,回到家里,准备一天中的最后一餐。燕子说:“现在露露的厨艺一流,在我没生病前,她都不会做饭,经常还是我做给她吃。但现在完全反过来了,为做饭,她还专门准备了一本小,记满了白血病患者的健康菜谱。”

  记者问起燕子最喜欢露露做的哪道拿手菜,燕子毫不犹豫说出“栗子鸡汤”,露露听后一笑说:“我觉得我做的你应该都喜欢。”两人说完都大笑。

  燕子和露露面临最头疼的难题还是资金,燕子骨髓移植需要30万元,还有20万元缺口仍没有着落。

  每当看到病房里的病友都有家人陪护,自己虽然有露露陪在身边,燕子还是感到一些失落,她说:“我其实还是希望家人多来看看我。”从三月份生病开始到现在,燕子的父母来看望了她三次,每一次来去匆匆,因为在贵州老家,燕子还有弟弟妹妹在上学,为了养家,父母分身乏术。

  近日,济南报道当地一中专学校要求学生“必须统一剪短发,做不到者就被劝退。两次洗头发时间相隔不能少于三天。”的消息引发热议。

相关推荐